生活
張海律       2019-11-15    第551期

超級英雄、黑幫和警察的城市 沒去過芝加哥,就別說自己熱愛電影

超級英雄的戰場、黑手黨老大阿爾·卡彭的老巢、“摩天大樓的故鄉”、“情人節大屠殺”現場、新晉的影視劇制作基地……在想象的“危機四伏”的氣氛中,“罪惡旅游”成為芝加哥的新賣點。

芝加哥 電影 城市 0 0

“所有大城市都建立在犯罪之上?!睈鄣氯A·諾頓在第55屆芝加哥國際電影節開幕前的一次采訪中說。

這位好萊塢公認的“表演天才”執導并主演的《布魯克林孤兒》(Motherless Brooklyn),是于每年10月中開始的芝加哥國際電影節今年的開幕片。這個故事說的是上世紀50年代的紐約,但就芝加哥而言,它的罪惡往事充斥著整個銀幕,并綿延上百年,幾乎可以獨立為一種叫做“罪惡芝加哥”的類型電影——人們能想到的絕大部分在此置景的影視杰作,全是暴力犯罪題材。

這樣也好,在想象的“危機四伏”的氣氛中,“罪惡旅游”成為芝加哥這座城市的新賣點:影片中出現過的商鋪成了網紅店,給游客增添了不少打卡地標;片場方保持不斷檔,服務于定制大場面的有錢客戶;當地居民除了偶爾需要忍受市中心的封路拍攝,大多時候都能照常上下班。

正如10月20日,一個注定繁忙的禮拜天——它既是NFL(美國橄欖球大聯盟)熊隊的比賽日,又趕上全市教師大罷工,而《芝加哥七君子審判》定了這一天在密歇根大道的河邊拍外景……對此,新官上任的芝加哥市電影局局長亞摩庫(Kwame Amoaku)不但沒有一點緊張,還激動極了:“這新工作真是刺激!”

亞摩庫借此機會,向公眾介紹芝加哥影視攝制的基本情況。例如芝加哥給予影視劇制作方的減稅比率為30%,優惠力度僅次于佐治亞州和路易斯安那州,因此,從經典喜劇《福祿雙霸天》(The Blues Brothers)開始,芝加哥就一直是有錢大片青睞的實景地。

盡管多倫多(從芝加哥飛到多倫多僅需1小時40分鐘)利用工資和匯率優勢,抹去了芝加哥在中小成本制作方面的競爭力,大批劇組還是會選擇好萊塢作為后期制作基地。而芝加哥城中大批廣告公司的存在,也讓規模稍小的影視拍攝與后期工作無需舍近求遠。

當然,作為普通影迷或游客,實在沒必要了解電影制作和稅收減免政策的太多細節——逛逛向公眾開放的片場、不經意邂逅一些著名場面的外景地、電影節刷上幾部國內暫時沒機會看到的作品,才是芝加哥“影視文藝游”的正經玩法。



城中:超級英雄的戰場

如果乘火車從遠郊進入芝加哥城中心,經過無邊無際蔓延的農田和低矮住宅社區,在靠近密歇根湖時,城市突然由水平延伸轉向垂直生長——歡迎來到“摩天大樓的故鄉”。

在這片人類最早的鋼筋混凝土森林中,全是正邪交鋒的驚險刺激故事。電影《源代碼》中,杰克·吉倫哈爾飾演的史蒂文斯上尉一次次從太空艙醒來,再納悶地一次次被拋入即將在進城瞬間爆炸的列車。

而《源代碼》 片中列車本該駛抵的那座布雜藝術(Style Beaux-Arts)的代表作——聯合車站(Union Station),曾上演一幕幕經典銀幕場景。最出名的當屬《鐵面無私》中凱文·科斯特納與安迪·加西亞的抓捕黑幫會計員場景,從臺階上滾落的嬰兒車,成功致敬了《戰艦波將金號》里的“敖德薩階梯”。

芝加哥城市中心那些擦著樓面而過的雙層干道,則多次在《變形金剛》系列和《蝙蝠俠:黑暗騎士》中被“糟蹋破壞”。從《鐵面無私》中黑幫頭子阿爾·卡彭(羅伯特·德尼羅飾)向媒體宣稱自己清白的文化中心大樓的臺階下來,就直接進入蝙蝠俠騎摩托車追逐小丑的千禧公園城軌站。既然機車都發動了,片方也就一不做二不休,將商業核心區的幾條大街全封了,供瘋狂的小丑恣意破壞,并在偉基河畔大道(Wacker Drive)下層干道用事先布置好的繩索,炸了一架警方直升機。

蝙蝠俠主事的韋恩企業總部也在這一片街區,就是門前廣場上有畢加索雕塑的戴利中心(Richard J.Daley Center),而布魯斯·韋恩本人俯瞰全哥譚的豪宅,則是芝加哥運河邊的溫德姆大酒店頂層。

而芝加哥文化中心——這座被譽為“現代建筑之都”的文化門戶,活動預約實在太多了。最近半年,這里是芝加哥建筑雙年展的主場。再財大氣粗的好萊塢劇組也無法在今年內征用這個場地,于是也無法重現那些美國新古典主義的高大上場面。

或許是風水輪流轉,擱在特朗普還沒上臺的2016年,就連《南城有你》這樣的超低成本小制作,都能在此拍攝奧巴馬和米歇爾第一次約會的情節——當然,芝加哥南城正是奧巴馬一家生活的地方。

鏡頭另一邊,長著一張正義臉的克里斯蒂安·貝爾在芝加哥的日程也被填滿?!厄饌b:黑暗騎士》中,他得從溫德姆酒店頂層的套間換上蝙蝠俠套裝,驅車或飛行,洗刷哥譚的罪惡;而在《公眾之敵》里,他又得化身為最早一批FBI探員,從東華盛頓街55號的匹茲菲爾德大廈出發,去追緝約翰尼·德普扮演的銀行大盜迪林格;而1933年的迪林格,正在10分鐘步行距離之外的拉薩勒街135號,和新認識的女友享受豪華晚宴……



北城:黑幫與禁酒令

在紙醉金迷、混亂無序的上世紀20年代,芝加哥北城區以美國黑幫而“聲名遠揚”。

在取材于真實人物事件的《公眾之敵》中,約翰尼·德普飾演的美國“頭號公敵”約翰·赫伯特·迪林格,他的第一單生意是打劫威斯康星州的拉辛銀行。外景真是那家銀行,內景則是位于芝加哥上城的橋景銀行(Bridgeview Bank)。坐在這里從窗外望出去,斜對面就是全城最有名的爵士俱樂部綠磨坊(Green Mill)。

在迪林格打劫成名之前,綠磨坊曾是“芝加哥地下市長”阿爾·卡彭最愛的去處。這位綽號“疤面”的著名的黑手黨老大,早已成為芝加哥重要的“城市形象”。他在禁酒時期統治了全城七年(1925—1931),并成為美國黑幫題材電影當仁不讓的第一主角。大街上的紀念品商店賣著他的玩偶,脫口秀里爭相模仿他的那不勒斯口音以及那句名言:“善意的言辭加一把槍所能獲得的東西,遠比你僅用善意的話語要多得多?!?/span>

一些特殊旅行團則會帶游客前往林肯公園附近的“情人節大屠殺”現場。正是因為那次對北城幫派的團滅,惹惱了市民和警方,讓卡彭從曾經的“現代羅賓漢”淪為FBI盯上的頭號公敵。

而綠磨坊俱樂部真身,倒沒出現在那些著名黑幫片中。輕喜劇《失戀排行榜》中,約翰·庫薩克扮演的唱片行老板進去了一趟,為觀眾展現了俱樂部內部長什么樣。作為游客,你只需排一段長隊、交15美元現金,就可以走進去欣賞音樂了。

這家著名俱樂部擁擠又安靜,頂級樂手正在恣意表達爵士的自由精神,而打卡的游客們低聲點上一杯雞尾酒,用眼神猜測著人口密度飽和的舞池前哪一桌最有可能離席,近百年前的阿爾·卡彭又可能坐在哪個卡位才能避免被仇家暗殺。要知道,作為南城頭子,來到敵對幫派“瘋子莫蘭”統治的北城幫地盤上享受夜生活,總有那么些找死的意味??ㄅ砗髞硪蕴佣愖锉魂P押了8年,出獄后去了佛羅里達安享晚年,在海景豪宅中度過了生命的最后幾年。

1932年開業的雙錨餐廳(Twin Anchors),是芝加哥北城的餐飲地標。餐廳的墻上,掛著幾張導演克里斯托弗·諾蘭講戲的工作照?!厄饌b:黑暗騎士》里曾被蝙蝠俠寄予厚望的檢察官哈維·丹特被小丑燒成恐怖的雙面人后,就是在這家餐廳重新亮相——他在吧臺搶過腐敗警官沃爾茨的那一品脫威士忌,灌下后從面目全非的下頜流出,然后拋硬幣槍殺了警官。最后,他如小丑所愿,變成了一個墮落之人。餐廳極為珍視地在吧臺上畫圈,保留了那個酒杯的印記。

作為美國禁酒令時期所催生的speakeasy小酒館的典型代表,雙錨的“隱藏菜單”是前后門還留有暗道。店主解釋:“早在一戰時這兒就曾是一家酒館,在禁酒令時期,北城黑幫把它變成一座供應所謂‘Tante Lee軟飲’的地下酒館,走私酒桶就藏在這些暗門之后?!?/span>

2020年1月17日,將是美國憲法第十八修正案(即禁酒令)生效100周年。屆時,雙錨肯定會有模仿黑幫風格的慶典活動。



西南部:警署和毒販都很忙

2019年的熱門新片《小丑》暫時將罪惡的哥譚從芝加哥搬到了紐約,因此如今城中還忙碌著的影視工業空間,是位于西城的Cinespace制片廠。其接待大樓里的三塊會議廳標示牌,分別指向消防、警局和醫院三個部分,即以芝加哥命名、正在拍攝制作的三大劇的主題——烈焰、警署和急救。

芝加哥片場屬于一個希臘裔家族,是該家族擁有的三個巨型片場之一(另外兩個在加拿大的多倫多和克蘭堡)。他們在官網上宣稱要“把好萊塢帶到芝加哥”,但憑其短暫的8年歷史,要打造成影視制作和旅游的城市名牌,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。Cinespace也考慮對公眾開放并組織導覽,畢竟這些按照原比例打造的警署、消防站和醫院確實很壯觀,能迅速讓觀眾從屏幕前走進實景,親身體驗劇情。

最近,新一季《冰血暴》正要回芝加哥攝制,《嘻哈帝國》則因為年初的丑聞——男星朱西·斯莫利特為漲工資,自編自導一場騙局,花錢讓倆哥們兒對其進行種族侮辱——不再對外開放攝制空間,將自家的片廠堵得嚴嚴實實。

尷尬的是,芝加哥的犯罪從來就不止是銀幕及熒屏上的虛構故事,從上世紀初的阿爾·卡彭、故事背景設置在上世紀60年代的《罪惡芝加哥》,再到如今當地人好心勸告不要逾越的35街以南,都是實打實的人物和險境。隨著美國南部各州的黑人和拉美裔百年來的大量涌入,南城的地盤已從早先的意大利黑手黨轉交到新時代毒梟手中。

例如前總統奧巴馬一家,他們確實生活在南城,不過卻是在芝加哥大學園區。從這個“安全島”往四周蔓延,就危機四伏了。在小清新故事《南城有你》中,初次跟米歇爾約會的奧巴馬聽到一名婦人哭訴:“市議會拒絕為社區建造活動中心,與此同時,議員為自己爭取到一間教堂,我的孩子卻只有不能出門過街去跟小伙伴玩的權利,那兒有混混在販毒,以及把自己當西部牛仔那樣的槍戰……”

然而,政府從沒給出解決南城麻煩的答案?!斑@座城市就像妓院一樣污穢?!薄惰F面無私》中,肖恩·康納利扮演的老警察失望地下定論。

當然,這只是充滿建筑奇觀和公共美景的芝加哥之陰暗面,而再“以恥為榮”地高調宣傳其黑暗面,也擋不住更多人愿意來這里觀光、短住乃至長居。畢竟眼前絕美的密歇根湖景、永不停歇的演出和體育賽事,以及實打實還在的財富美國夢,才是遠超對犯罪的恐懼的誘人因素。

“城市需要英雄,而英雄離不開罪犯?!彬饌b和哥譚市民似乎認清了這個道理。



0個人收藏
廣告
新周爆款
HOT NEWS
廣告
跨城顺风车赚钱攻略